欢迎访问陕西省教育厅网站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免责声明  站内搜索  繁体 排行
 
近期热搜:教师资格 基础教育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 » 媒体视角 » 正文
 

中国青年报:中美日韩高中生在线学习比较研究报告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日期:2020-05-14 08:11:17  转载   来源:中国青年报   人气:39
      《中国青年报》2020年5月14日(赵霞 孙宏艳 张旭东)题:中美日韩对比研究显示 中国高中生打算上大学的比例最高 中国高中生最具独立性,也最守规矩;中国高中生在线学习态度最积极对于在线学习,中国高中生期待高品质的课程、使用方法的辅导和可以集中精力的环境;四国高中生在线学习行为比较:中国学生注意力最集中
      编者按:如今,世界各国都高度重视教育信息化,纷纷将其上升到国家战略层面。在教育信息化背景下对中美日韩四国高中生的学习进行比较,发现各国高中生在线学习的异同,可以为高中生未来的学习发展提供参考。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联合美国、日本、韩国的研究机构,于2019年9月-11月开展“互联网时代中美日韩四国高中生学习比较研究”,探讨互联网时代各国高中生学习发生的变化,重点对各国高中生在线学习进行对比研究。
      这项研究主要采用问卷调查法,对4个国家用同样的问卷同步实施调查,分别有3903名中国高中生、1521名美国高中生、2204名日本高中生和1618名韩国高中生完成了调查问卷。其中,中国高中生来自北京、广州、成都、大连、合肥、西安等6城市的24所中学。
      今日,课题组在《中国青年报》发布《中美日韩高中生在线学习比较研究报告》。在互联网时代,高中生的学习正在发生怎样的变化?对于在线教育带来的挑战应该如何应对?报告通过翔实的对比数据,给我们带来观察和思考。

中美日韩对比研究显示:中国高中生打算上大学的比例最高

      学生作为教育的主体,学习意识是决定学习的根本因素。学习意识包括学习目标如何、对自己学习能力是否有信心、习惯使用何种学习方法、是否具有主动性等。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发布的《中美日韩高中生在线学习比较研究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显示,中国高中生毕业后打算上大学的比例最高(88.0%),比排在第二位的美国高中生高5.5个百分点。66.5%的中国高中生认为自己“擅长学习”,排在第二位,比美国高中生低8个百分点。在学习态度方面,中国高中生最具独立性,最守规矩,但中国高中生在主动性、动手体验、人际交流方面有待提升。
 
中国高中生打算上大学的比例最高

      报告显示,中美日韩四国高中生毕业后的打算,均以上大学为主。中国高中生毕业后打算上大学的比例最高,为88.0%,其次是美国高中生,为82.5%。
      高中毕业后打算工作的中国高中生比例最低,仅为2.8%;韩国高中生毕业后打算工作的比例最高,为6.6%。此外,对高中毕业后的打算尚不清楚的韩国高中生最多,为13.3%。
      报告显示,中美日韩四国高中生中,美国高中生对自己综合成绩的评价最高,72.4%的美国高中生认为自己的综合成绩在班级居中等以上。认为自己综合成绩在中等以上的中国高中生有43.7%。中国高中生对自己综合成绩的评价不如美国,但好于日韩高中生。
      对自己综合成绩的评价与高中生的学习自我效能感(指对自己能否学习出色的主观判断——编者注)密切相关。报告显示,74.5%的美国高中生认为自己“擅长学习”,91.1%认为“我的能力不比别人差”,均高于其他三国高中生。中国高中生的学习自我效能感仅次于美国高中生,66.5%的中国高中生认为自己“擅长学习”,86.9%认为“我的能力不比别人差”。日本高中生的学习自我效能感最低。
      研究表明,增强高中生的学习自我效能感,有助于促进他们发挥学习主动性,更好地运用学习策略,从而提高学业成绩。在互联网学习环境下,学习自我效能感的作用不容忽视,需要进一步加以培养和提高。
 
中国高中生最具独立性,也最守规矩

      各国高中生都习惯采用什么样的学习策略?报告显示,中国高中生习惯使用拓展阅读策略的比例高于他国高中生。美国高中生习惯使用归纳总结、预习、交流探讨、订计划目标、复习策略的比例高于他国。韩国高中生使用“题海”策略的比例高于另外3个国家。
      研究指出,学习策略有助于高中生提高学习效率、提升学习效果。从本次调查的数据看,中国高中生在使用多种学习策略的主动性方面均有待加强。
      调查显示,在四个国家中,中国高中生“遇到不明白的事喜欢自己思考、查询”的比例最高,为81.5%。中国高中生“自己的事尽量自己做” 的比例也最高,为90.0%。这些数据表明,中国高中生在做事情上最具独立性,喜欢自己去思考、探究,弄清楚不明白的事。另外,中国高中生最守规矩,92.9%的人表示“我能遵守规定”。
      调查还发现,美国高中生做事的主动性更多一些,更喜欢挑战,也更喜欢亲自动手及体验。84.5%的美国高中生表示“别人不说,我也能够主动做事”,80.2%“不断挑战新事物”,84.5%“喜欢自己观察、亲自做实验”,90.5%“喜欢体验各种事”。中国高中生紧随其后,比例较美国高中生稍低,但均远高于日韩高中生。
      同时,美国高中生最喜欢与人交流,表示“喜欢和各种人交流”的美国高中生为76.4%,韩国高中生次之,中国高中生居第三,日本高中生这一比例最低。同时,美国高中生最能在交流中保持独立性,表示“我容易受他人意见的影响”的比例最低(44.1%),韩国高中生这一比例最高(74.6%),日本和中国高中生居中。

四国高中生调查:中国高中生在线学习态度最积极




贵阳市第六中学教师在录制远程网络语文课程。新华社供图

      随着互联网的普及和技术的不断发展,在线学习成为未来社会的发展趋势。教育信息化在推进教育现代化中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技术手段推动着教育的变革,教育环境、教育供给、教育治理和人才培养模式都在其影响下向着内涵式发展的方向演进。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发布的《中美日韩高中生在线学习比较研究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显示,比起美日韩三国高中生,中国高中生对在线学习的态度最积极。对于在线学习,中国高中生期待较多的五个方面分别是:高品质的课程(69.1%)、使用方法的辅导(58.1%)、可以集中精力的环境(55.7%)、配合个性的学习内容(55.2%)和提供内容丰富的课程(54.6%)。
  
中国高中生在线学习态度最积极

      在线学习主要采用自主学习和协商学习的方式进行,学习态度的作用很关键。在一些高中生积极进行在线学习的同时,也有部分高中生由于对在线学习存在各种担忧,或学习需求无法被满足等原因,对在线学习的利用率偏低。
      报告显示,四国高中生多数对在线学习持积极态度,中国高中生表现尤为突出。87.1%的中国高中生同意“在线学习很重要”的说法,91.2%的中国高中生同意“在线学习很有趣”的说法,比例均高于其他三国。
      对在线学习特点的认知,中国高中生的态度同样也是最积极的。94.2%的中国高中生同意“在线学习能拓展知识面”的说法,86.8%的中国高中生认为“在线学习可以听到一流老师的课”,91.2%的中国高中生同意“在线学习可以随时随地进行、很方便”,88.1%的中国高中生认同“在线学习易于自主学习”,85.9%的中国高中生认同“在线学习提高学习效率”。
      关于使用在线学习的主要理由,报告显示,中国高中生选择较多的5项是:补习课堂内容、扩充知识、为了考试、对课内课程的提高或延展和兴趣学习,选择率超过或接近半数。与其他三国相比,中国高中生为了兴趣使用在线学习的比例较高。
      至于不使用在线学习的原因,报告显示,中国高中生选择较多的5项是:没有时间、无法集中精力、不擅长网上学习、不了解有什么样的资源和学习效果不好。四国高中生相比,中国和美国高中生对“没有时间”的选择率最高,反映出高中生学习负担较重的现实。
      研究同时发现,很多学生在线学习时,感觉网络上五花八门的信息虽然能带来多元化的感官刺激,但是长时间面对屏幕上的链接、图片、弹幕,也容易使他们分心,从而陷入信息迷航的状态。在线学习存在碎片化的学习方式,学习内容具有离散性、学习过程具有随意性,学习时间也常常不够连续。面对这种不同于课堂与学校的学习方式,成年人要注意培养青少年科学的知识观,加强对青少年在线学习策略和技能的指导,促进青少年进行深度在线学习,提高在线学习的效果。
  
要为在线学习者提供有用的、高品质的课程

      在线学习需要具备什么样的条件?报告显示,使用在线学习的中国高中生,对在线学习条件期待较多的五个方面分别是:高品质的课程(69.1%)、使用方法的辅导(58.1%)、可以集中精力的环境(55.7%)、配合个性的学习内容(55.2%)和提供内容丰富的课程(54.6%)。与其他三国比较而言,中国高中生多数选项的选择率都偏高。这表明中国高中生对在线学习有积极的期盼,同时也从一个侧面看到我国在线教育还存在不足。
      不同于传统的课堂教学,在线学习在突破时间和空间限制的同时,也给学生的学习带来了挑战。对在线学习有什么担忧?报告显示,四国利用在线学习的高中生都有相似的担忧,视力下降、对网络的依赖和不去努力自己解决问题等3个选项,在各国高中生的选择率中均排前五。
      对在线课程的理解和掌握进行比较发现,经常“能够理解和掌握在线学习的课程内容”的中国高中生为34.9%,排第三,比例低于日本高中生(50.9%)和美国高中生(41.1%)。研究认为,在线课程是否易于理解和掌握可能反映了课程设计、平台设计上的差异,也可能与高中生自身的在线学习策略有关。
      在课程质量方面,研究指出,要为在线学习者提供有用的、高品质的课程,需要对青少年的学习动机、学习能力、学习风格、学习评价因素等进行研究,结合青少年易于接纳的特点,多学科合作,构建适合不同圈层青少年的高品质课程体系。此外,还要注意整合在线课程资源,使青少年共享优质在线学习资源,使已有课程资源的作用得到最大程度发挥。
      在个性化学习方面,一些在线学习平台会通过“算法”技术,动态地向青少年推送个性化的在线学习内容,虽然解决了在线学习资源同质化的问题,但也易使青少年陷入“信息茧房”的束缚。教育工作者、技术行业专家、青少年权益保护者等需多方联手,提供个性化服务,突破“信息茧房”的束缚,为青少年定制个性化学习路径与内容。
      大数据的学习平台为青少年提供了灵活的学习环境和海量的学习资源,但青少年还需要来自家长和老师的支持、来自同伴的互助等。如何通过平台技术将在线学习支持服务的各方纳入这个体系中,如何将政策、资金、师资、技术、人力等多方面的力量整合起来,如何将自主开发和共建共享结合起来,如何从人员、资源、活动、评价等方面给予系统性的支持,这些还是未来需要进一步探讨的话题。

四国高中生在线学习行为比较:中国学生注意力最集中

      随着信息技术的快速发展,互联网在高中生的学习中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基于互联网的学习模式也越来越丰富。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发布的《中美日韩高中生在线学习比较研究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显示,与学习有关的网络使用上,中国高中生使用较多的是查询学习资料、看新闻和看书。比起美日韩三国高中生,中国高中生在线学习时的注意力最好,但主动性有待提高。

中国高中生使用付费在线课程比例最高

      报告显示,与学习有关的网络使用上,中国高中生使用较多的是查询学习资料(71.2%)、看新闻(57.9%)、看(听)书(50.3%)、收集大学信息(45.7%)、咨询学习问题(41.1%)。在利用网络课程、开展学习讨论、使用网上题库及测试功能等方面的比例较低。
      美国高中生在学习中使用互联网的情况最为普遍,尤其是在网上和老师同学交流学习问题、利用视频网站学习以及收看课程这三项,使用率均接近八成,远超其他三个国家。此外,日本高中生上网收集想报考大学信息(70.8%)的比例为四国中最高,凸显出日本高中对学生生涯规划发展的重视。韩国高中生上网看课外补习学校(班)的课程视频、做网上的题库、网上接受家教等一对一辅导的比例为四国中最高,利用网络参与课外补习的情况更为普遍。
      随着大数据时代的到来及人工智能的进一步发展,青少年的学习方式越来越多样化,在线学习作为智慧教育的一种形式,开始得到广大青少年的青睐,在线课程由此得到了长足的发展。
      报告显示,中国高中生在线学习(这里特指在线课程,即利用网络上的各种课程资源进行学习——编者注)使用率居第三,为58.3%,较美国高中生和韩国高中生分别低14.5和14.1个百分点。
      关于在线学习的时间,报告显示,64.9%的中国高中生每周进行在线学习1-5小时。每周在线学习超过5小时的中国高中生为20.2%,排第二,仅次于韩国(21.4%)。关于在线学习的场所,各国高中生进行在线学习的首选场所是自己的房间,中国、美国和韩国高中生这一比例均超过八成,日本有近七成。
      调查还发现,中国高中生使用付费在线课程的比例最高,达84.5%,韩国高中生这一比例为74.9%,日本高中生为44.8%,美国高中生为27.5%。报告指出,中国高中生使用付费在线课程的比例高,或许反映出能满足中国高中生需要的优质、免费的在线课程资源不足,迫使他们不得不付费购买在线课程。
      在线学习的资源获取方面,自己上网搜索是中日韩三国高中生了解在线学习资源的首要途径,老师推荐是美国高中生了解在线学习资源的首要途径。
  
中国高中生在线学习时注意力最好,但主动性不够

      在线学习中的自我管理是影响课程学习质量的重要因素。报告显示,中国高中生在线学习时的注意力管理最好,有四成中国高中生经常“在线学习时,能够集中注意力”,高于其他三国高中生。
      关于在线学习的学习策略,32.4%的中国高中生经常“为提高在线学习的效果,进行各种尝试”,排第二位,比例低于美国高中生(40.0%)。
      在线学习中遇到问题时,各国高中生习惯采取的策略有所不同。当在线学习中遇到问题时,28.8%的中国高中生经常会向线上老师提问或在网上讨论时提出,高于其他三国高中生。经常会向周围的同学朋友请教的美国高中生比例最高,有49.7%,中国高中生次之,为30.5%,日本和韩国高中生分别只有21.1%和20.5%。研究指出,教师支持因素在中国高中生的在线学习中更为重要,而同学朋友支持在美国高中生的在线学习中更为重要。在线学习中的师生交互、生生交互能够提升高中生在线学习的参与感,应进一步予以鼓励和支持。
      此外,有52.9%的中国高中生在线学习遇到困难时,经常或有时会搁置不管,比例高于其他三国高中生。研究认为,这说明中国高中生在线学习中的探究意识不足,主动性仍有待提升。中国高中生在做事、使用学习策略和解决问题的主动性方面不如美国高中生,激发和培养学生的主动性仍应作为我国学校和家庭教育中的一项重点任务。
      该如何促进中国高中生的在线学习效果?课题组认为,在线学习过程中,师生、生生都可能存在很大的时空分离。在线学习的青少年很有可能是“一个人在战斗”,能否主动获取学习资源、充分发挥学习自觉性、积极参与到学习活动中去、自主分配学习时间,都是对在线学习者的考验,也会直接影响到在线学习的效果。应该通过培养独立学习能力、提高学习效能感、增强学习自主性等方式,来提升青少年在线学习的参与度。
      作为在线用户的青少年,要形成信息素养和技能,养成健康的在线学习习惯,才能获得更好的学习体验,克服注意力不集中、信息过载、对网络过度依赖等问题,在终身学习的时代,更好地享受互联网时代的学习红利。成年人在引导青少年在线学习时,也要关注学习习惯的培养,尤其要注意培养青少年的自我管理能力和批判性思维,帮助青少年形成善于自我管理的学习风格。

中国高中生父母对孩子上网管得最细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发布的《中美日韩高中生在线学习比较研究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显示,53.8%的中国高中生父母鼓励子女利用网络学习,比排在第一位的美国父母低0.8个百分点。中国高中生的父母对于孩子上网的时间、内容和网上学习等细节,关注得最多。
      此次研究还对四国高中生的父母对孩子教育及网络学习的态度进行了调查。报告显示,92.3%的中国父母对高中生子女的教育热心,在四个国家中居第二,美国父母比例最高,为95.2%。53.8%的中国父母鼓励子女利用网络学习,比例仅次于美国父母(54.6%)。
      对于上网的时间、内容和网上学习等细节,中国高中生的父母关注得最多。67.2%的中国父母会规定高中生子女的上网时间,58.7%的中国父母会与子女确认上网的内容,60.1%的中国父母了解子女在网上学习的情况,55.7%的中国父母与子女谈论有关上网学习的事,各项比例均比其他三国高得多。
      中国父母一贯重视子女的教育问题,这一代高中生的父母见证了中国互联网的成长,多数对子女上网持开放态度,他们不仅有鼓励和监督子女合理使用网络的意识,而且有参与子女网上学习的行动和能力。
      需要注意的是,对于即将步入大学的高中生来说,父母应减少对孩子事无巨细的直接监管,而应更多地通过示范和引导,培养孩子在网络环境下的自我管理能力,为日后的独立学习生活积累经验。从调查来看,美国的高中生父母同样注重子女的教育问题和网络学习,但只有不到两成对时间、内容等进行规定和确认,日本和韩国的父母在这些方面的监督也比较少。

82.9%
中国高中教师在课堂上运用网络资源教学

      在很多国家,教师在学校教学中使用互联网已经相当普遍。《中美日韩高中生在线学习比较研究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显示,中国高中教师在教学中使用网络的比例仅次于美国。82.9%的中国高中教师“在课堂上运用网络资源教学”,65.3%的中国高中教师“在线上布置作业”, 63.7%的中国高中教师“通过网络辅导课前预习或课后复习”。
      美国高中教师在教学中使用网络最为普遍,韩国高中教师在教学中使用网络的比例略少于中国,日本高中教师在教学中使用网络的比例最少。
      研究发现,各国教师在教学中对网络的使用以单向运用网络资源为主,借助技术手段发起师生互动的教学行为较少。但高中生利用网络进行学习离不开教师的指导和支持。
      报告显示,美国高中教师对学生网络使用的指导最多,23.4%的美国高中教师经常给学生“推荐网上各种学习信息”,26.3%经常给学生“教上网学习的方法或技巧”。中国高中教师对学生网络使用的指导略少于美国,韩国高中教师的指导又少于中国,日本高中教师对学生网络使用的指导最少。
      教师的远程学习指导能力直接影响到学生在线学习的效果,教师在指导学生在线学习方面需要发挥作用。研究指出,学生在线学习往往缺乏和教师的实时交互沟通,教师的监督性不强,反馈不够及时,这些都有可能影响到学生的在线参与。面临网络花花绿绿的环境,更容易使学生在线学习存在浅表化现象。尤其是学生独自在家在线学习,如果缺少互动性、参与性,学生往往容易感到倦怠和孤独。因此,建议提升广大教师在线互动、指导、监督、反馈的能力。教师作为网络时代的教育者,要与时俱进地提升教育能力,通过多种方式增强学生在线学习的主动性和归属感,获得高效的在线学习效果。
 
      转载链接:
      http://zqb.cyol.com/html/2020-05/14/nw.D110000zgqnb_20200514_1-10.htm
      http://zqb.cyol.com/html/2020-05/14/nw.D110000zgqnb_20200514_2-10.htm
      http://zqb.cyol.com/html/2020-05/14/nw.D110000zgqnb_20200514_3-10.htm
      http://zqb.cyol.com/html/2020-05/14/nw.D110000zgqnb_20200514_4-10.htm
      http://zqb.cyol.com/html/2020-05/14/nw.D110000zgqnb_20200514_5-10.htm

  

(信息采集:周雨曦   审核:刁巧燕)

 

扫一扫分享本页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浏览教育厅官方微博:
 
相关新闻  
 
 
免责声明  
      陕西省教育厅网站(域名:http://jyt.shaanxi.gov.cn)属于政府网站,未经我厅许可,任何商业性网站不得建立与本网站及其内容的链接。未经网站所有者的授权,任何人不得建立本网站的镜像(包括全部和局部镜像)。
      任何媒体或互联网站转载本网站内容,须注明信息来源。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非法复制、抄袭,或为任何未经允许的商业目的使用本网站及其内容。如果本网站所有者确定用户行为违法或有损网站利益,则将保留采取相关法律行为的权利.......[阅读全文]
图片新闻  
点击排行  
新浪微博 微信 陕西教育系统协同办公平台
版权所有:陕西省教育厅  地址:西安市长安南路563号 邮编:710061 交通位置  网站地图
值班电话:029-88668814 门户网站编辑室电话:029-88668823
备案号:陕ICP备05013774号-8

陕公网安备 61011302000632号

  网站标识码:6100000067
关注官方微信
关注官方微博
新闻客户端